您的位置: 首页>> 学子风采>> 正文
强国推文 I 《用双足丈我余生》— —文学院喻杨
作者:学生工作处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25   点击数:

  你感谢贫穷吗?你感谢苦难吗?

  周国平言:我不感谢苦难,没有它我早就好了。

  确实,苦难不是成长所必须的,不值得人去追寻与感激。但是毋庸置疑,苦难一定程度上磨练和警惕了我们,而走出苦难,浴火重生的自己才是值得感谢的。

  中国有着一百多年沉重而痛苦的记忆,这期间的中国贫穷、孱弱、混乱……带给人们的除了饥饿、辛劳、死亡,还有众多的痛苦、悲愤与无奈。正义与邪恶、文明与野蛮、暴力与和平都在她身上演绎着,鸦片战争、八国联军侵华、旅顺大屠杀、火烧圆明园……这些就像一面洁白墙壁上青黑的霉斑,一片斑驳,以至现在回忆起来,历历在目。

  为什么偏偏是中国,偏偏是我的祖国、我的妈妈如此多灾多难?为什么偏偏是中国人受尽凌辱,遭受贫穷,承受如此苦难?因为落后就要挨打!

  时过境迁,祖国凭借着不屈的灵魂和千千万万人民的努力一次次地崛起,创造瞩目的辉煌。有言:你生而为龙。即使一朝折断掌牙,拔裂鳞片,瞎目断爪,坠入浅滩,龙依然是龙。可过去不能否定,苦难不能忘记。我们如今的盛世繁华,是前辈们在峥嵘岁月中用青春和血泪换来的。如今的中国繁荣强大,经济政治军事水平今非昔比,人们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。可是就这,我还常常看见爷爷回忆讲述曾经的生活忍不住擦眼泪,妈妈作为我的上一辈竟然过得也是苦哈哈的生活。天哪!我一面惊叹中国发展迅速,一面悲叹着父辈、祖辈所受的苦难。真的,在听闻他们诉说过往的时候止不住的心疼与悲戚,至于庆幸自己生在一个好时代的那种窃喜灰飞烟灭,只因懂得这幸福来之不易。

  妈妈说她十三岁的时候,就像个男孩子一样上山拖竹子、剥树皮、挖黄姜换钱。树皮一百斤十块钱,早上天开始渐次泛白的时候,就从家里带上两根从地里摘的黄瓜,这就是干活的干粮,结伴着四五个年纪相仿的“大人”一起进山,到了下午才用绳子拖着这比自己还重的“庞然大物”,磕磕绊绊的出山,将这一天的劳动成果拿到街上去称重换钱,然后买一些卫生纸、红毛线(缠头发用的)等,妈妈在给我讲述过往时很平静,可是在她说到同行的有人赚四块钱,她就能赚到六块钱的时候,整个人神采奕奕的,眼睛清亮的宛如一匹骏马的眼睛。

  那时候的少年和现在不一样,那时贫穷使他们过分自卑。我曾听爸爸讲述他在学堂上学的时候,总是不敢和家境好的孩子玩,怕被嘲笑。一次裤子屁股后面破了,他就不好意思去人群中,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,因为已经到了懂得害羞的年纪了,当时的自己又难受又委屈……可这些我都未曾经历过,常在父母拿过往“教训”我时,回应他们,时代不同,现在的人们生活都好着呢。

  可是一次扶贫走访,让我感受到了生活给你的耳光。

  借着暑假我同干爹一起去了一户人家,我知道干爹“受父命”来带我感受下生活的艰辛,本以为早做了心理建设,可是我不知道这户的家境这般惨淡。房间狭窄,屋内光线晦暗,黄泥巴打的地高高低低,空气中弥漫的除了灰尘的窒息味还有霉湿的呕吐感,里面一张旧床、一个矮柜子。窗帘早已失了本色,厚厚的布料散发着“独特的韵味”,和屋里的霉味如出一辙。老人年纪大了,固守祖辈留下的地基,舍不得走,至于移民搬迁的新房倒为儿女添了财富。老人暑假带着比我小的孙女,人很腼腆,试着与其攀谈,得知其理想——想要做老师去边远地方支教。我惊呆了,我告诉她边远地区很贫穷,苦的很。她莞尔一笑:我知道,可是人总要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!

  我沉默了,有意义的事?我今年二十,正值风华正茂,作为中国的公民,还未想着去为祖国做点什么,可是人家小妹妹已经想着要去边远地区支教,去传授知识为祖国培育人才了,如此鸿鹄之志让我羞愧;而干爹五十多了还在基层工作,一天四处奔波着。我这一刻重新定义了爱国,报国以及自己的志向。

  以前对爱国定义未能这样明确,只是简简单单的遵纪守法,爱戴国家,以国为荣,学习新的政策等,却未想着凭借自己的努力为养育我的这片土地做点什么。如果人人都想着自己安稳,那怕是苦难会再次来临。一跃成为科学家、宇航员等这些显然是少数,但能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的不只是那些卓越的人才,还有普通的人。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

  在听闻父辈艰难的生活,在看见妈妈眼中的光辉,在听见小妹妹铿锵有力的说去支教时,一颗种子在心中萌发。我想趁着年华正好,做点什么。

  分别的时候,奶奶拉着干爹的手依依不舍,浑浊的眼睛里噙着泪花。那一刻我想起了邓小平打动世界的话: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。与此同时,干爹也是人民的儿子,而我也是中国人民的儿子,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。

  故今日之责任,不在个人,而全在我中华子民。亲爱的,别沉醉于一日三餐的安稳了,去做点什么吧。熬过此关,便可少进,再进再困,再熬再奋,自有亨通精进之。

版权所有:西安文理学院学生处